白琰

做人呢,最重要的是开心

今天就莫名的很丧,早上室友说我死气沉沉的。
确实就是很明显的自己能够感觉到的不高兴,为什么不高兴也不知道,明明昨天晚上帮会杀完猪之后还有兴趣双开截图,睡了一觉起来之后却好像被人甩了一样浑身难受。从床上爬起来之后,习惯性的上线,打了个黑的要死的皇宫,找了个快让我跑断腿的公页跑跑,然后就发呆到了下午。
冬天的话四点多天就会黑,等我想起来开灯的时候已经到了五点,看了一眼好友列表也就只有徒弟一个人在线。扯了一会有的没的,就突然说起来他有次打jjc,队友军娘明明外观id都像女孩子,开麦结果是个大老爷们,我说彼此彼此我也被当成过炮萝大哥。快六点的时候各自滚去吃饭,吃完饭心情稍微好了一点,然后就上线挂机,发现还是只有他一个人在线,他在打jjc,疑似是记录魂晶数量的签名好像加了个4,果然黑鬼吸引黑鬼,昨天网易云推了一首非酋给我,想必也挺适合他吧。这种时候就比较遗憾小公举已经滚去现充准备结婚,不然让他帮忙抽个奖怕不是能抽里飞沙海誓山盟5000通宝套餐。
所以说啊,我今天为什么会这么丧呢,明明说起来有很多令人开心的事情。比如说,地上的雪化的很干净,一路上走起来很平稳;打本的时候队友也都很可爱;要饭区有个id叶英的雪河狐金二少和一对捏脸外观都是同款的喵哥喵姐;今天逃掉的选修课老师也没有点名……
要怎么办啊。

其实还是有点抗拒和人交往的,但是如果真的落到一个人的地步又很难受。

有的时候是真的很丧,科二第一次考试没过和管事的吵架,看着客厅的窗户也不是没产生过打开窗户的冲动,但是后来撸了撸狗就平静下来了。很难说这是好还是不好,一方面确实会少很多烦恼,但是另一方面会有一种苟活于世的感觉。

真是令人烦恼啊——

一朵娇花x

最近沉迷这种充满了江湖气息的散件搭配(๑`・ᴗ・´๑)感觉有种莫名的大佬的气息诶,虽然本体还是个菜鸡hhh

存个梗

气质花姐x弃治毒姐  弃治花哥x气质毒哥

花姐是花哥师妹,毒姐是毒哥师姐,花蛤腿脚不太利落,毒哥是个哑巴,没有小时候的记忆。
花蛤和毒哥的故事还没完全成型,就主要讲讲花姐和毒姐的故事吧
花姐本来不是谷里的人,和家里人逃荒的时候失散了,被人贩子给拐了去,结果半路上生了怪病,人贩子怕她把病传染给其他人就把她丢在了路边的医馆旁边,想着要是有大夫能救了她也算是给自己积点德。她也是命好,还真被医馆的大夫给救了,和大夫家的小瘸子(就是小花蛤)一起长到了十二岁。十三岁生日前一天,大夫出去给一位老朋友治病,留他俩人看家,然后小花蛤就带她悄悄出去逛,玩到天黑了俩人才想起来回家,结果没成想路上碰到了当初把花姐拐走的人贩子。毕竟干的不是什么好事,这人贩子这几年过的也是惨,自己的孩子也丢了,人不人鬼不鬼的,花姐看到他之后内心很复杂,因为这么多年过去了对生父生母印象不深,再加上大夫和小花蛤对她确实也很好,她也没当初那么恨他了,就和小花蛤商量着把他领到了医馆,给他打理打理看看能不能让他清醒一点,结果走到医馆门口就听到街上有人喊,大夫的朋友家着火了。他俩一看医馆里大夫也没回来,心想完了,别大夫还在朋友家里,就把那个人贩子推到医馆里和他说好好呆着,然后关好门就跑过去了。
但是已经迟了,大夫的朋友一家已经死了,大夫被人救出来的时候就只剩一口气了,他拼着最后一口气告诉小花蛤说让他带着花姐去找万花的人,别的什么都不要问。小花蛤也不清楚父亲是不是卷入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但是凭直觉觉得这是件会要人性命的大事,就硬扯着花姐从现场离开跑回家里,想收拾收拾行囊离开城里。


…………………然后就……我也忘了当初是咋想的了´<_`都放了好几个月了都还没圆回来感觉当初的自己仿佛石乐志………………总而言之就是花哥带着花姐拼死跑出城,被一个路上遇到的老琴爹给顺路送到了万花,俩人就这么在花谷长大成人啦!然后就是俗套的出门历练,花姐先是在野外碰到了一帮小毛贼,本着文化人尽量不动手的原则花姐选择先听(man)他(man)们(de)b(du)b(tiao)再爆玉石,结果毒没上完只见一招从天而降的掌……不是,从天而降的大漠刀法,小毛贼就被突然窜出来的喵姐和毒姐给处理掉了,喵姐还一本正经地操着不太利索的官话问花姐有没有受伤,毒姐就直接抄着笛子,同样操着一口有苗疆口音的官话审问(bu)小毛贼,快把抢来的财物交出来,什么今天没抢到,那之前肯定抢到过,全都给我吐出来balabala花姐点点头表示自己很ok,就撸撸袖子上去帮毒姐审山贼,并且成功靠着自己的一双巧手让这群山贼老老实实交出了财物并交代了来源,顺道收获了毒姐赞许的目光和喵姐一脸看傻子的表情´<_`仨人就算是这么结识了,她们大致就是毒姐对花姐一见钟情,但是感觉花姐冷冰冰的不喜欢自己;花姐以为明毒相互喜欢,她就把自己对毒姐的一丢丢喜欢藏起来并且一直想助攻明毒但是未果,日子长了发现控计不住计己难受的一批,看着喵姐好像钓着毒姐的样子就很生气,就气势汹汹地放下文化人的矜持找喵姐摊牌,表示:你,滚开,毒姐,我接盘【bu】
喵姐:喵喵喵???
于是喵姐很不客气的,把花姐锤了一顿。
被吊锤的花姐清醒了许多,觉得自己话说的太重了,人家俩人的感情怎么轮得到自己说三道四,就留下一封信给毒姐,自以为很潇洒的回花谷了。
毒姐看到信气不打一处来,左提呱右抱蛇地去找喵姐算账,喵姐一脸懵逼,就把毒姐又锤了一顿。毒姐觉得自己委屈死了,什么话都没说出来还挨了一顿锤,本来早就该被自己拿下的漂亮媳妇儿也让西域妞儿给气跑了,就嘤嘤嘤的抱着呱太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
喵姐表示真是令人智熄的操作。可除了像父亲一样把这两个大龄儿童原谅之外还有什么办法吗?
总之,在热心的陆小姐的帮助下花姐毒姐终于走到了一起,自己也终于从这俩的言情剧本里脱离了出来,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给的一批给的一批

不过还是花毒大法好!悄悄蹭蹭tag

沉迷瞎β拼图系列_(:3

陆曛曛大不同,半夜起来涂口红,涂完口红戴美瞳,穿上裙子骗儿童ヽ(゚∀゚)ノ蛤蛤蛤宇宙级别的爱抖露小公举陆曛曛

表白雪河菇小仙女 |・ω・`)

人穷且非,就只能去神剑冢看一看亮晶晶啦

试图偷袭爸比未遂的叽崽子_(:3结果当然是被拖走教训一顿啦……

“来啊!你风车比我会心多我就叫你爹!”←大概就是这种感觉_(:3

立志成为黑戈壁欧皇的小叽崽今天也在努力地激怒他的非酋爸比呢 |・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