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琰

甜心!

pyl x killua,可逆,邪教cp不知道怎么打tag,就这样吧,记个梗就当是自己的生贺了,写不写完随缘吧。

第一个梦,是顶着掉落的碎石在即将爬到山顶的时候被一个黑影抓住了肩膀,用力拽落山崖。
第二个梦,是站在影和光的交界处,一只白净的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搭在肩膀上,将我推出黑夜。
第三个梦,是从光芒万丈的舞台一步步退下,即将彻底陷入黑暗时,我想“他”该来了,“他”便从阴影中出现了。
这一次,我想主动拥抱他。

精最爽的分,磕最冷的邪教。

辅助间的惺惺相惜美滋滋啊,更何况还有曾经的升降级赛上的对决……开始磨刀霍霍向腿肉。

我的夏天彻彻底底的算是结束了,但是他们的征程还远没有结束。加油。

睡不捉了,没来由的就觉得rw没什么希望了一样,就像那个时候lgd进季后赛的生死局一样,8号的比赛是真心希望能够从有小狗的rng手里拿下一局的,可惜了。
难受,用我一年抽不到花阳/曜的限定不换一次rw的s8门票好吧,他们值得那样的舞台啊。
虽然共产主义接班人不应该封建迷信,但是还是……拜托了,加油吧。

太真实了,我选马哥,刚好最近沉迷高桥优的吃醋,我要开始了【bushi】

今日最佳,脑补了一哈香锅miu刘海的样子……忘记了拔罐的恐惧笑出了声x

真正一点希望都没有了之后反倒是舒服了很多,明明最开始只是想码个小甜饼结果还没动笔就成这个样子了2333尘埃落定了,就安安心心的写完吧,把自己想写的东西都写出来。

申论课听不下去了的瞎搞产物,申论40分文笔,凑合看吧,一句话光夫。当天对sng的比赛没看,心态有点炸,到现在也没敢看,可能会有错误吧。

请不要上升到真人,圈地自萌。

smlz x pyl

“哇可惜了呀这把,他们太着急了吧……”韩金刚一推开训练室的门就听到陈宇浩的大嗓门,他面无表情地端着水杯,从挂在自家一脸严肃看比赛的小打野身上的陈宇浩面前路过,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闭目养神。

满脑子都是他。队友的感叹声在他的耳边萦绕,他忍不住把眉头皱紧了些。刘丹阳摘下耳机,小心翼翼的戳了戳韩金,“马哥?”

“我没事。”

刘丹阳有些欲言又止,但想了想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说,最终还是选择了闭嘴。

比赛结束的很快,韩金似乎和往常有些不同的沉默让整个训练室的气氛变得有些奇怪,成衍俊对此有些迟钝,想着和新人上野组合交流下对比赛的看法,却被陈宇浩悄悄的制止了,“马哥有点不高兴。”陈宇浩趴在他耳边小声说,“乖,让他安静一会。”

 

命运似乎总是在和他们开玩笑,陈博这么想,每次他们都在努力追随对方的步伐,可每次又总是差之千里。对于职业选手来说,他已经不年轻了,一同登顶的老队友一个个离去,他咬牙硬挺着。难得看到了并肩的希望,可又在这最后一步的时候狠狠的摔了一跤。他突然有些泄气了。

最近常有人说他的表现是梦回s5,陈博确实经常会梦到s5夺冠那日。崔千柱张开双臂跑下去时的样子,朱永权和韦朕抱住具晟彬的样子,他们捧杯的样子,然后他一扭头,就看到了站在阴影里的韩金,他想去喊,韩金你看!我,冠军辅助!可他又叫不出声,双手像是被钉在奖杯上一样,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阴影里的韩金转过身去,身后跟着金泰相一个人。没有qg的其他人,只有金泰相一个人跟着韩金,其他人仿佛谢幕退场一般化为阴影。他们步伐缓慢但坚定,他们昂首挺胸的一步一步远离了自己所在的舞台,逐渐的,他们身边出现了周律希,出现了陈宇浩,出现了成衍俊和刘丹阳,他们背对着自己,一步一步,迈向了更光明的远方。突然他的手臂像是被折断一样,当他惊恐的看向周围时,发现周围再没有一个人,只剩他自己和一团熊熊燃烧的荆棘。

冠军辅助有着自己的骄傲,即使被怀疑技术,即使承受无端的质疑,他也从未向外界示过弱,即使是面对韩金他也从没有说过一句。他就像是没落王朝的最后一个忠心耿耿的大臣,扶持着尚且年幼的继承人统治着这个岌岌可危的帝国,他不能展露出一点的软弱,事实上他也做到了。

输掉对sng的比赛后他突然就陷入了一种莫名的狂热之中,即使回到基地他还仿佛身处赛场一样,心脏就像是擂鼓一样咚咚作响,身体还在高效地运转,提醒他,他应该去鼓励他的队友,谢丹和林辰佑的心态不是很好,需要去安慰他们,同时他也应该去和教练去做更多的交流,他们还有三场比赛要打,他应该带着他的队友,他的后辈们准备接下来的比赛,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不是吗?

他们早就已经失去统治力了,他们从来就不是不可战胜的,段子都是假的,只有成绩才是真的。

手机嗡嗡作响有些烦人,他索性关了机仍在了桌角,唐圣路过递给他一杯热水,刚想提醒他说有点烫吹吹再喝就发现他好像是不知道烫一样灌了下去,没事人似的拍了拍唐圣的肩膀,“野圣看家辛苦了啊。”唐圣心想这他妈有什么好辛苦的,刚想皮一下说不辛苦为人民服务,结果发现陈博有些许发红的眼角,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

终于,陈博还是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看着一个个都归位开始练习的队友,陈博的表情终于看起来自然了一些,“再练会,我他妈还就不信了。”唐圣终于长长的舒了口气,对着伏鼎源比了个ojbk的手势转身坐回自己的位置开始继续训练。

直到凌晨,他才将那股莫名旺盛的精力消耗殆尽,揉了揉快要粘在一起的眼皮准备去睡觉,他有些迟缓地站起身,拍拍同样是一脸困倦的队友,“别撑着了,都睡去吧,睡前多转几个杨超越啊,幸运女神。”这句话终于使得这间训练室终于发出了一点自从比赛结束后还没有出现过的轻松笑意。不愧是我们乐观家族,陈博心想,虽然韦酱走了,但是乐观家族的精神永不磨灭。

陈博拿着手机回到房间时才想起来自己好像忘了点什么事,打开手机消息提示音震得他本来就有些颤抖的手仿佛触电一样,最上面的是崔千柱的信息,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发了个抱抱的表情。他眼眶有些发热,眼睛或许是由于过度劳累有些酸痛,早点休息吧,多活几天什么都有,他心想,手指划动的速度又变快了写。快速的扫了一眼消息,能想到的人好像都有,有鼓励也有安慰,这么多年来,他从来都不缺安慰,只是缺少有些人的陪伴而已。消息很快就翻到了最后,可他总觉得好像少了些什么,他锁了屏把手机扔在一边,整个人瘫倒在床上。

是谁呢?他把脑袋按在枕头里,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韩金第二天醒的很早,他做了一个并不太好的梦。他梦见陈博与他的队友举着冠军奖杯,奖杯里燃着熊熊烈火,慢慢的烈火漫过奖杯,将他捧杯的队友一个一个的被烈火焚尽,只剩下他带着沉醉的笑容注视着那个奖杯。韩金想冲过去把他从烈火的包围中拉出来,可他突然发现陈博扭过头注视着他,他透过陈博的双眼看到了自己,陈博眼中的自己像只野兽一般看着那团烈火。

“韩金,记住我现在的样子。”他挣扎着惊醒,隐约间听到了陈博在被燃烧殆尽前的最后一句话。

天蒙蒙亮,打开手机看了眼时间也不过六点多,可是今天还有比赛,理智告诉他应该继续休息,可是他还是沉浸在梦境中,陈博被点燃的时候仿佛面带微笑,可又像是在哭。

鬼使神差的,他打开通讯录拨通了陈博的号码。虽然还是清晨,对方却很快就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了有些沙哑的声音,“喂?”

“平儿。”

对面沉默了两秒,紧接着是熟悉的有些一惊一乍的回应,夹杂着布料翻动的声音,“卧槽马哥?马哥你被绑架了?你要是被绑架了就眨眨眼。”

韩金忍不住笑出了声,“我眨眼你又看不到,平野绫你是傻的吗?”

“那你干嘛这么叫我?”

“怕你还没睡醒,让你清醒清醒。”

“司马你这个人是真的粗森,你也知道现在这个点我还没睡醒啊?”托韩金的福,陈博终于想起来睡前一直困扰着他的少的那个人是谁,他伸了个懒腰,尽量忍住不让自己发出来什么奇怪的声音。“说吧,什么事能劳烦马哥这么早给小的打电话啊?”

韩金突然就有些不知所措,他的确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打这个电话,想了想为了谈话的继续,还是开了个很老套的头,“我昨晚梦到你了。”

电话那头意料之中的传来了陈博有点神经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假的啊马哥,你梦到我什么了?我护国神牛还是勾魂锤石?”

“我梦到你被烧死了。”韩金刚说完心里就咯噔一响,完了,怕是马某人今天也有可能要进别人的黑名单了。对面安静了十几秒,期间隐约只有一点沉重的鼻息。沉默实在是太令人尴尬了,韩金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空调别总是开那么低,感冒很影响状态的。”

“没事没事,刚醒过来还是有点不舒服,”陈博的声音突然带上了一点鼻音,“不是感冒。”韩金刚想开口把话题转开,没成想陈博却开始像个老婆子一样念叨了起来。

“以前高德韦说你骚我还不信,没成想这才几天没见你这就开始梦里想着谋杀亲夫了?看在你积极主动自首,认罪态度良好的份上,再给你一次机会组织组织语言。三秒钟啊——大早上给老子打电话结果来句老子被烧死了你也太过分了啊韩金,梦里是谁烧死我的告诉我,我立马去办了那小子防止我英年早……”

“陈博。”

陈博真的是爱死了韩金低低的叫他的本名的声音了,不是id也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昵称,每次韩金叫他平野绫或者小平的时候他总感觉韩金喜欢的好像只是一个实力强劲的辅助,只有在叫他的本名时才会有一点他喜欢的是自己的感觉,也只有这样的声音才能暂时让他忘记梦中韩金离去的背影。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把声音放轻,变成了只属于韩金一个人的陈博,“嗯,怎么啦?”

“陈博。”

“我在的呀马哥。”

你现在是这么说,可你会一直在吗?韩金不知道为什么像个孩子一样,心里歇斯底里的喊着,可这样的情绪到嘴边,也只是化作短短的语句,“陈博,我想见你。”

“我也想见你呀马哥,”陈博换了个姿势,抱着枕头坐在了床边,脑袋埋在柔软的枕头里,像一颗尚未破土而出的嫩芽。

神啊,请再眷顾一次lgd吧

发出了真香的声音。

明天就是生死局了,lgd冲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