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琰

甜心!

☆渣文笔欧欧西预警_(:зゝ∠)_

☆私设如山高_(:зゝ∠)_

☆今天的红烧逻辑味道超级棒嗝_(:зゝ∠)_

☆【写完之后发现这什么鬼】系列_(:зゝ∠)_

☆不知道起什么题目所以就这么空着好了哼唧_(:зゝ∠)_

 

 

钥匙插进锁孔,转动时发出两声短促而清脆的声响,门被缓缓推开,戴妍琦的心中的好奇凝结成团,扑通扑通地像是要随着心跳跳出来一般。

啊呀啊呀好紧张呢第一次到队长家里好想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呢咻咻咻满满的是发现本子新梗的感觉呢——啊等一下感觉队长的表情有点不对……难道是我表现的太明显了吗?

“妍琦?”

“诶?!”戴妍琦这才回过神来,有些慌张地随着肖时钦走进屋内。

似乎是看出了戴妍琦言行中的拘谨,肖时钦的语气仿佛比平日里更为柔和一些,“因为稍微有些突然所以客房这里稍微有些乱……”他一边帮着初次到来的少女把对于女孩子来说有些沉重的行李箱拖进屋内,一边简单说明着情况。戴妍琦一边听着一边观察房间里的摆设,与她想象中的场景别无二致,风格是肖时钦一如既往的简洁风格,没有多余的装饰,整洁而明亮的房间里,所有的东西被归置的井井有条,相比之下,自己的房间简直是……想起自己屋里架子上的惨状和每次赶稿后桌子上的混乱都让她头疼不已,和眼前这间屋子简直形成了鲜明对比。

由于只是暂住一天,所以只需把行李箱中自己必须要用的东西取出并整理好即可,做完这些工作之后她突然有些不知道做些什么比较好。有些无聊的她悄悄走出房间,移动到厨房门外,摸出手机对着那个在厨房中穿着围裙忙碌着的身影按下了拍照。

厨房柔和的灯光打在厨房里的人身上,颀长的身影里透着的温和气质吸引她的视线;食材下锅,蒸腾的热气带着家的温暖香气慢慢溢出,攻占了她的鼻腔,她突然感觉自己无比的饥饿,心理上的和生理上的都有。

于是她悄悄地把这张照片po上微博,没有配任何文字,然后就把手机扔到一边光明正大地窜进厨房,“队长,让我来帮你一把吧~”

她戴妍琦虽然手艺不精,但好歹也曾经承包过家里的早中晚饭,食客们一致反映,味道不错但仍旧有提升空间。

说白了就是还是不够好,说起来好像她不管做什么事都是这样,水平在一般人之上但是又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缺点。她曾经也为这事儿苦恼过,但是很快也就释然了,怎么说呢,毕竟人无完人,自己努力过就成。话糙理不糙,糙话也是劳动人民在劳动中获得的伟大智慧不是?咳,话题有些跑偏。

看着自告奋勇帮忙打下手的戴妍琦,肖时钦一开始是有些犹豫的,他下意识地推了推眼镜,“没关系的,我自己来就好……妍琦?”

少女微鼓了脸颊,双手叉腰,一言不发地盯着他。

他有些心累地在心里长叹了一口气,没办法。但是看着在一旁熟练地处理食材的少女,他的嘴角不自觉地浮起一丝弧度。

偶尔也会出现些小小的意外。或许是受身旁少女口中哼着的轻快的调子的影响,他的精力似乎是被分走了些许,一不小心让热油溅到了手上。刚开始也没什么感觉,一阵刺痛过后有些麻酥酥的痒,他瞟了一眼自己的手,淡红的印记落在左手的手背上,带着轻微的疼痛的余韵。

“队长你的手怎么了?”少女的眉头因为担心而微微皱起,双手捧起他的左手送至嘴旁轻轻呼气,“队长你也真是的……怎么这么不小心啦。”她抬头直视他的双眼,眼神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淡淡责备与担忧融在一起,让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把头扭向一旁。

“没事儿的。”他小声说着,像是在安慰眼前的少女,又像是抚慰自己泛起波澜的内心。

这顿晚饭对于戴妍琦来说似乎有些过于漫长了,他俩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安静地吃着饭。她虽然一句话都没说,但是脑中已经乱成一锅粥。

刚才自己的表现……是不是有些过了?她默默想着,不时地看着同样沉默的肖时钦。刚才自己一时冲动的表现……希望队长不要误会什么才好。想到这里她不禁又偷偷瞄了一眼肖时钦,看着对方与往日略显不同的神色,内心却又浮起浅淡的欢喜,带着马卡龙的甜腻味道。

那天晚上她像是获得了什么奇怪的力量一般,雷霆女魔头意外强势地在看着肖时钦在她的各种软磨硬泡之下在十一点之前进屋熄灯睡觉之后一脸满足地回到客房里准备休息。

习惯性地摸出手机看,结果发现各种消息爆了她一屏。

职业选手群里肖时钦做饭的那张照片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她一条条地翻下来,跨越了无数的表情队形和话唠的刷屏,少数信息量巨大的发言隐藏其中,其中最后一条引起了她的注意。

“小事情做饭啊,我也见过啊,而且不止一次。”孙翔大喇喇地说了这么一句。

不出所料的后面跟着一群人刷yoooooo。几乎是下意识地,她也跟了队形。

但同时她也有些失落。

原来自己并不是头一个。

但是很快的,另一条消息出现了,正是当事人的。

“别闹了,妍琦快去睡觉,明天上午还要赶飞机。”

“喂喂!明明队长你还没睡!”——这句话她还没来得及发出去,就被小窗的一条消息炸到了红血。

“但是专门给一个人做饭,这是第一次。”

像是心口中了一枪似的,pon——的一声,有什么东西,被炸裂了。身处迷蒙的暗恋时期的少女心总是这样轻易的就被满足了,她这样想着。

“我还没有给特定的某人做过饭,这么说来这一次我还真是赚大了呢(๑•̀ㅂ•́)و✧”

你愿意做我的第一个特定的某人么?——她很想这么问,但是却又不敢。

她隐约听到他的声音穿透墙壁,带着她熟悉的温和笑意。

而她不知道的是,身处迷蒙的暗恋时期的宅男心,同样容易被那一点点的暧昧所满足,即使他是那个温和有礼的心脏肖时钦。

 

评论(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