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琰

甜心!

【全职/卡拟出没】我们终将分离01-03

昨天洗衣服时突发奇想开的脑洞@( ̄- ̄)@作为一个混迹全职语c圈c卡比c人多的逗比,对于人卡分离多少觉得有些感伤,毕竟俺是个master痴汉【ni】xxx

仔细想想有的组合分离之时真是虐的心疼肝疼,比如一叶之秋和叶修,索克萨尔和魏琛,落花狼藉和孙哲平;但有的分离却又是为了新的开始,比如灰月和一帆小天使,百花缭乱和邹远,横刀和孙翔。

这么一想……是时候完整原作二周目了_(:_」∠)_感觉忘了好多东西x


那么,开始吧。

——————————

01.百花缭乱x张佳乐


“这次是真的下定决心了吗?”明知事实已无法改变却依旧不由自主地问出了声,百花缭乱心底里暗暗嘲笑了自己的软弱。无法直面事实的内心令他不敢直视master,但是往昔的记忆却又让他无法割舍最后的一点念想。

“是啊,这次是真的。”张佳乐笑笑,转身背对着那个陪伴他走了一路的搭档,“毕竟以现在的我已经做不了什么了,至少在这个舞台上。”

时间可是会消磨一切的啊。

“你以前也这么说过,”百花缭乱的视野有些模糊,“可是我们后来还是又相遇了。”

“说的也是。”

“上次你把百花托付给了我,那这一次呢?”

张佳乐微愣,却又很快回复了一如往昔的笑容——那种仿佛要将周围燃烧殆尽的灿烂笑容,一如百花式打法一般灿烂夺目——“那还用说,当然是冠军啊!”

“嗯,冠军。”百花缭乱释然地笑着,最后一次伸出手与他最初的搭档,轻轻地击了一下掌。


02.花繁似锦x邹远


“这么长时间以来……还真是承蒙照顾了呢。”邹远的眼神有些空蒙,视线发散,焦点似乎在看不到的远方。“现在的我们,终于也能够触碰到前辈们的光芒了。”

“master的话我可是有些承受不住呢,”花繁似锦支着下巴,语气温和而又略带离别的苦涩,“我正是因为master才得以存在的啊……所以……”一时竟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突如其来的沉默让邹远有些尴尬,稍微调整情绪后他缓缓开口,“我要走啦,大概是没有机会像张佳乐前辈与百花缭乱那样再和你相遇了。”

“嗯,我知道。”

“我会一直关注百花,关注你的。”

“嗯。”

“所以说要加油喔,不要输给过去。”往事历历在目,仿佛一卷画卷自眼前展开,褪去了迷茫的邹远微阖了眼眸,“还有……对不起呢,没能带你走向最高点。”

听到这句话之后,花繁似锦仿佛下定决心一样,将深埋心中已久的话语用与往常截然不同的坚定语气说出,“master,能够见证你的蜕变,三生有幸。”

四目相对,视线相交处仿佛有烈焰红花绽放,灼烧得人眼眶发热。

“谢谢。”邹远小声说道。


03.灰月x乔一帆


这并不是灰月第一次面对离别,悲伤有过,不舍有过,怨恨也曾有过,只是这一次多了一丝欣慰——只因为眼前这个少年将奔向更为光明的未来。

“再见了,”乔一帆微低了头,不敢直视这个曾陪伴自己度过这段磕磕绊绊的日子的伙伴。“我……”

“要加油啊,小子。”灰月伸出手弹了弹乔一帆的额头,“我记得你用的是……鬼剑士?”

“嗯……”

“那小子叫什么名字?”

“诶?”乔一帆有些疑惑,却依旧老老实实回答了,“他叫一寸灰。”

“一寸灰……好名字,一寸相思一寸灰?”灰月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一样愣了一下,但随机又恢复了往常的那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当然只有在乔一帆面前才是这副样子,“没想到你在起名字这方面还挺有点水平啊,啧,没遗传了微草这只会用草药名字的传统。”

“灰月……”

“怎么了?”

“对不起……我……”

“没什么好对不起的,”灰月有些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稍微用力地敲了乔一帆的脑袋,“别总是在这方面想这么多,小子,你的才能在别处。”

“可是……”

“那个地方有人给你指出了方向对吧?”

听到这话,乔一帆脑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叶修那日里对他说的话——那是一切的开端。“嗯。”

“既然找到了正确的方向就不要犹豫地上吧,一帆。”灰月的语气不知为何变得柔和,淡淡的惆怅自那不同往日的柔和语调中渗出,“不然怎么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我看啊,说不定哪天,我和你的那个一寸灰能在赛场上再见呢。”

即使是再渺小的期望,也想等等看啊。灰月叹了口气,终是别过头,低声说道,“小子,你该走了。”

你的未来光明似锦,只是我无法陪同。


————————

啊啊啊困得不行了要去睡了明天早上还有英语课@( ̄- ̄)@

争取日更!@( ̄- ̄)@


以上。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