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琰

甜心!

存个档/RM水银灯自戏/动画旧作向

上次撸RM相关是几年前了?

太久了,忘了。

——————

【激烈的战斗刚过去不久,耳边似乎还有金属碰撞和哭泣的声音,一点一点地渗透,磨得人心烦。现在已是深夜,冰冷的病房里,接受了蔷薇圣母的惠在安静的沉睡着。惠睡着的样子很漂亮,尤其是在这种能看得到月亮的夜晚,那样苍白的颜色薄薄的一层覆在骨血之上,仿佛不知何时就会消散的迷雾。越是脆弱的东西就越有破坏的欲望,哪怕当失去时会痛不欲生——曾经抱有的这样的想法,而如今都被这孩子慢慢的改变了。

像是着了魔似的抚上惠的脸颊,轻柔地描摹因病消瘦而有些尖锐的线条。虽然很轻,但是还是能够感受到的,那种血液在流动生命在持续着的触感】果然是有用的呢,蔷薇圣母。【耳边一直在骚扰着内心的杂音仿佛弱了许多,收割姐妹的灵魂所带来的不适感也略有所消逝。】可是……还不够……这点程度……还远远不够。【战斗的消耗远超出自己的想象,叹息夹杂着无力感自唇边溢出,手指离开惠苍白的脸颊,转移至惠骨节分明的手指上古铜色的戒指上,玫红色的光芒在自己的手指接触到戒指的那一瞬间绽放,】真是刺眼。【狠狠地别过头不去直视那温暖的光束,但是手指却不舍得离开那光源,紧紧的,紧紧的握着。许是握得太紧,难得睡得很深的惠微皱了眉头,唇间溢出浅浅的呻吟。听到这不适的呻吟,下意识地将手松开,暖光消逝,又是一片冷寂。惠的呼吸声细微却平稳,像羽毛一般扫过心房。】不过是个坏掉的孩子而已……【无意识的话语脱口而出,不知为何却又反常地扭头看向惠,动作仿佛是怕被人发现一般的轻微。窗外暧昧的笑声乘着风吹进,即使是闭着眼也知道是谁出现在了何处。】啧,来了。【诀别般的起身,如往常一般在病房的窗口微微停顿,头也不回地展开双翼朝着夜空飞去。】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