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琰

甜心!

算是点负能?

从前天晚上到昨晚现在我整个人几乎都是蒙逼的。


说不出来的感觉,后悔,心寒,害怕,堵在心里像喘不过来气一样,也不大敢和三次的小伙伴抱怨,只是说我有点事心里有点乱,但是说真的,昨天下午我都快要哭出来了。


太奇怪了,有种所有人一下子都变得陌生起来的感觉。


起因很简单,有个语c群里有个妹子崩皮还和群里其他人吵,一气之下退了群,但是因为戏群太冷一下子也就忘了就没有退。前两天群里说无聊就说去戏群开群戏吧,结果妹子发现自己戏群没退,就冒泡说了两句。


然后群里就小炸了一场。然后就有人吐槽她在其他群的崩皮崩的不行,还特别矫情balabala。好家伙,一下子就热闹起来了,就建了个讨论组说要听818。8倒是没8什么出来,一群人就激动起来了,然后和妹子吵过一架的A就提议要不然把妹子拉回来吧,还把讨论组名字改了。


当时一看讨论组名我就蒙逼了。【xxx欢迎回来!】


果然如我预料的,计划出来了,讨论组成员也多了,一个个的都积极起来了。


当时已经退群但是在讨论组里的小伙伴B就小窗我说,【是不是过分了啊?】是啊,我也觉得过分了。然后我先去组里拦,她先找A谈谈。


没用。


妈逼的一点用都没有。


【我觉得我们给她一个让她矫情的机会她会很开心的】


【她要为她自己的行为负责】


【她考虑过A的感受吗】


那天的吵架我全程在线,就是在被人吐槽的时候她骂了句白莲花,玻璃心,然后就是那种类似于【反正我在这里也是遭人嫌我干脆走了算了】言论。


那边的小窗也说劝不住,说是堵在心里不解决不舒服。


然后我就退组了。


没过一会儿,留在组里的B给我发了几张截图,我就顺带着把群退了。


【不要怕我们永远和你站在一起】


【随时扒皮走起】


【我就是看不惯那个xxx】


那个时候真的是快要绝望了。真的,你想想看,平常在群里逗你,安慰你,包容你,夸你的人,现在一个个的都在骂你,看不惯你,要把你挂的所有人都知道。


想想都觉得心寒。


然而这并不是最令人绝望的,最令人绝望的是有人给妹子发了一段话,骂的比白莲花玻璃心难听多了。


恶心,什么垃圾玩意儿,事逼甩企鹅号来撕逼我等着。


我那天晚上真的都快怕死了,那个妹子挺脆弱的,可能是家庭环境影响吧,想的比较多,比较敏感,我是真的害怕她们都这么做会把妹子逼到什么不好的方向去。


不过好在后来A冷静下来之后并没有继续做什么。真是不行之中的万幸。


本以为事情暂时平息了,没想到昨天下午的事我更心寒。


妹子回复了,而且内容中了预想中的最可怕的情况。


但是最可怕的是,她们没有人当真,她们在开玩笑,她们在开妹子自杀的玩笑。


对不起,这种情况我忍不住不爆粗,但是我没有人可以爆,只能和B在小窗一边担惊受怕,一边去想办法联系那个妹子。


我一遍一遍地给妹子发对不起,求求你别冲动,文字发,语音也发,收不到回复就qq通话,听到是拒绝而不是无人接听就暂时松口气。


我是感觉自己真的对不起她,因为虽然我去阻拦了,虽然我退出了,但是最开始的我的参与也是确实存在的。如果妹子真的出了什么问题,我真的无法原谅自己。那个时候真是要恨死自己了。


所幸,妹子没事,昨晚她回复了我,让我不要担心她。


真的是一块大石头落地的感觉。但是同时那种愧疚感真的是……


可能会有人说我太矫情了吧,自杀什么的怎么可能是真的。


对,一般没什么人会为了这点事去真的自杀,但是这不代表你可以那这种事情随便开玩笑。


割腕或者安眠药一个小时之内打120可以救回来?


120谁打?你吗?开什么玩笑。


年龄小,都是未成年人不懂事?


不好意思,起头一个比我还大。


不要让二次元的事影响到三次元的正常生活?


对不起啊,不管是二次还是三次的事,那都是作用在同一个人身上的,说没影响的净特么瞎扯淡。


妹子太玻璃心?


对,是妹子太玻璃心,妹子太矫情,妹子有很多地方不招人待见,但是这就能让你随便拿别人的命开玩笑?


妹子太幼稚?


那你们做这种事情就不幼稚了吗?


以为自己隔着个屏幕就什么责任都不用负?


醒醒吧,如果真出事了有人有心,你一个小群体分分钟就能被扒出来,你们能抵挡得住所有人出自道德的指责?是,真出事了法律制裁不了你们,但是你们的内心呢?哦,对,你们都不怕,你们才不管妹子,你们只是觉得她毁了你们的本命她活该被骂那么难听,她难过才好,她不舒服才好。


昨天下午中途我去下楼收衣服,B和我开玩笑说你下楼小心点别腿软摔了,我说我怕我会直接从楼上滚下去。


我,真的,很害怕。


我,真的,很后悔。


我,真的,很寒心。


从我入语c以来,我第一次这么害怕这个东西,大家都是那么的群情激昂,只有我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害怕的瑟瑟发抖。而且她们有她们的亲友,有她们的组织,我只有和我一样和中心始终保持距离的小伙伴。


其实平心而论,我c的并不好,c所有人都像是自己。如果认真开戏我未必有妹子气正,我看过她的打戏,比我好很多,我想她可能也是在把角色当成自己来演绎吧,只是太过投入,啪的一下就崩了。


整件事情算是结束了吧,如果她们不再继续的话。但是妹子那里还是有些担心她。我实在是没有勇气再找她说些什么了,只能说拜托她的亲友去安慰她了。


群我也不想回去了,我害怕哪一天在她们眼中我也会变成那个妹子,然后在我不知道的地方用着另一套与我所知道的完全不同的语气评论我,我也是个玻璃心,我也很害怕别人对我的指责,我比那个妹子更软弱。


尽管以前我是那么的喜欢过它,喜欢过她们。


评论